白板鸦

网上找不到高清图临摹,只好自己画张漫画版的,总之,把所有空白的地方填满就对了。我坚信“弗兰克”才是全局的主角,虽然它肚子破了之后就道具师搬走了。求好看的,师兄弟互恁,大小姐和小神婆互诈的日常,不飙车,高冷笑话文。摊手

2017-08-31 /  标签 : 河神手绘 7  

画着画着,忽然感觉自己的幽默感又回来了。这幅画我想它应该叫做《画家阿诚》,至于阿诚画得这张画,标题是《东方的维纳斯》。当然,它最初的构图在我的脑子里其实并不是这个样子的,比如大哥裸着背倚躺在那,阿诚在他宽大的背上画画,画的或许是吉祥天,也可能是跳大神的四大天王中的一个,至于为什么最后画成了这个样子?当然是因为我水准不够呗。

2017-08-11 /  标签 : 诚楼手绘 4 1  

原本想画张探长,脑补了一下构图,感觉风骚的坐姿比较适合阿诚哥,为了避免水仙,又加了一个小方上去,度娘搜图的时候……三个人的发型咋一样一样的。中间最大的框原本留着画大嫂,右上角的小画画毁后果断放弃作死。画画真是个扎心窝的事。我想着它就是我最近刻苦耕耘捡回来的原有水平(应该不会再高哪里去了),然而眼光君表示,它一点也瞧不上。

2017-07-10 /  标签 : 诚楼手绘 7 2  

上周的练习,一天临摹两张太累,偷懒改成坚持一天一张的练习量。现在比起刚开始画的时候,至少不会满脑袋黑人问号。

2017-07-10 /  标签 : 临摹练习手绘 1  

上个礼拜开了新的速写本,兴致满满地终于开始练人体,一天两张的计划,画得自己秒秒种都在怀疑人生,简直又虐又丧。好想丢开这些肌肉去画我家王先生,这么丑的图,太丑太丑了!

2017-06-30 /  标签 : 练习临摹手绘 2  

【季庄】Night-Walk 04

陆晨曦从庄恕的办公室摔门出来的时候,正好看见以前带教的实习生楚珺,像见了猫的老鼠,逃也似地从她面前躲进了胸外的办公室。

她想她在胸外就是个惹人嫌!一个被赶走的人,还天天厚着脸皮往胸外跑,陆晨曦活该你被人当猴耍!

她一脚踹在一旁的立式垃圾桶上,金属质地的垃圾桶与地砖发出一声碰撞声,护士们伸长脖子朝响动声张望。陆晨曦扶着要倒未倒的垃圾桶,心底又漫起了满满地委屈。

庄恕说她总是带偏见的目光看他。是,她承认她曾经用小人之心揣测过他这位庄大神。可是,那是庄恕刚来的时候。庄恕刚来仁和胸外第一天就跟扬帆合起伙把她一脚踢出了胸外,她又不是傻子,她小人一下,腹诽一下庄恕怎么了?何况现在她已经明确庄恕...

2017-06-04 /  标签 : 诚楼季白庄恕 46 5  

【季庄】Night-Walk 03

昏昏沉沉里,他似乎看见这个倔强的男人坐在他跟前,笑容里透着一丝疲惫。他用低沉而沙哑的声音轻笑着说:“赵寒,你终于醒了。你小子再不醒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阿姨。她要是知道你出了事,肯定非要急死。我倒宁可她跟我急,可你最清楚你妈的脾气,说什么都不肯把气撒到我身上,反倒让我觉得亏欠她太多。……你要快点好起来……”

来来回回的梦做了好几个,有暴躁如狂的母亲冲进病房里朝自己咆哮的。有她在病床前低声哭泣的,嘤呜声似乎一直都在脑海中徘徊。忽然在梦里的他同自己说:要是许诩,她一定会说这些梦正暗示他内心深处对母亲的愧疚感。想到这一切其实只是一个梦,赵寒一下子放松地又睡死过去。

后来老李和小方来探病,...

2017-05-25 /  标签 : 诚楼季庄 45 3  

【秦方】共情8

 八

三个人从警车上下来,望着面前拉起警戒带的现场,大宝和秦明懵了。

一片拆迁的废墟里,一座如装饰风景画中的梦幻小屋就静静屹立在他们面前,彰显着一份格格不入。

而在这片废墟的一墙之外,就是川流不息的车流往来。它身处繁华的市内,却又被人无视和遗忘。当然更不会有人想到,在这片高墙围筑的垃圾堆里,居然会有一座带满童话色彩的花园小屋。

简直就是出现在本格推理小说中那间完美 “密室”。

秦明和大宝相互对视了一眼。她真的感觉自己正一脚踏在被称之为杀人舞台的中心,正要走进一场拉开幕布的杀人剧。

“绿藤的法医应该已经在里面做尸表检验,我先去周围转转。”秦明说完,就从大宝和林涛的...

【秦方】共情7

凶手并不是秦明,很显然,方木的这次犯罪心理画像是错误的。

事实就摆在面前,即便他们曾经似乎离真相已靠得很近很近,但推理和真像这两条轨迹在交汇时,还是出现了偏差,无法重合。

他内心深处的恶魔正在耳边冷笑,揶揄:你就这样放弃秦明凶手论了吗?你知道他很快就会再次犯案杀人。又一个无辜的生命将死于你的迟疑不决中。一位母亲会为她蒙受厄运的孩子痛哭流泪,他的姐妹同样要用眼泪来装点她们憔悴的面容。而你,则是杀人帮凶之一。

他忽然从坐着的椅子里站起身,邰伟条件反射地也跟着方木从椅子里站起。

“邰伟,你相信我吗?”他转向身前的搭档,用眼睛直直盯视着他。

当然。邰伟甚至可以用自己的生命发誓,他绝对相...

2017-05-17 /  标签 : 秦方 14 1  

【季庄】Night-Walk 02

恶魔在瓶中,忏悔着恳求:若有人放我自由,我愿意把全世界的财富送给他。

一百年过去,他依旧被困在他的囚牢中挣脱不得。

孤独的酷刑让恶魔再一次发下誓言:若有人能放我自由,我将满足他三个愿望。

可是又一个百年过去,依旧没有人来聆听他的心愿和渴求。

在第三个漫长世纪开始,恶魔疯狂地诅咒世人不幸,并发誓要吃掉将他放出魔瓶的人……

男人一袭白大褂,坐在医院浅蓝色的公共椅上,为面前的小女孩讲着手里摊开的绘本故事。

她看见窗外的阳光正落在他的头发上,睫毛上,忽然想起奶奶带她一起去教堂时,跟她说的带白色翅膀的天使。天使唱歌的声音一定就像这位医生叔叔讲故事的声音这样好听。

庄恕从摊在膝头的绘本...

2017-05-16 /  标签 : 诚楼季庄 73 5  
上一页 1/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