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板鸦

  1.  19

     

    【靖蔺】吴山夜话02

    风,卷过她耳边的碎发,她直愣愣站了许久,抑或只是片刻。黑夜中仓促离去的脚步声已不可闻。

    风吹冷了衣袖,她的心却静默成了眼前这片夜色。

    书生负了她。

    一念之间,她便万念俱灰,纵身跃下了身前的石井。


    黑漆漆的夜里,她转头望着那脚步声远去的方向,忽然一声落水声,激灵地仿佛有人在她头上浇了一桶水似地。

    她在原地站了片刻,终于扯了扯嗓子朝面前的园中轻轻唤了一声“……小姐”

    寂静无声。

    她哆哆嗦嗦朝衣袖底摸火折子……好不容易将被吹熄的灯重点燃,昏昏地光里,并没有找见她家小姐的身影。

    绣娥只觉得头皮里一阵发麻,步子踉跄地朝黑夜中那口黑漆漆地井走近。

    小姐投了井?……不...

     

    靖蔺诚楼

  2.  1

     

    上色之前,各种期待,跃跃欲试。画完之后,各种打击、幻灭……悄悄缩回蜗牛壳里去。

    心太燥了,静不下心来画好颜色。心静,心静,要心静。

     

    水彩练习手绘

  3.  8

     

    网上找不到高清图临摹,只好自己画张漫画版的,总之,把所有空白的地方填满就对了。我坚信“弗兰克”才是全局的主角,虽然它肚子破了之后就道具师搬走了。求好看的,师兄弟互恁,大小姐和小神婆互诈的日常,不飙车,高冷笑话文。摊手

     

    河神手绘

  4.  4

     

    画着画着,忽然感觉自己的幽默感又回来了。这幅画我想它应该叫做《画家阿诚》,至于阿诚画得这张画,标题是《东方的维纳斯》。当然,它最初的构图在我的脑子里其实并不是这个样子的,比如大哥裸着背倚躺在那,阿诚在他宽大的背上画画,画的或许是吉祥天,也可能是跳大神的四大天王中的一个,至于为什么最后画成了这个样子?当然是因为我水准不够呗。

     

    诚楼手绘

  5.  13

     

    【秦方】共情8

     八

    三个人从警车上下来,望着面前拉起警戒带的现场,大宝和秦明懵了。

    一片拆迁的废墟里,一座如装饰风景画中的梦幻小屋就静静屹立在他们面前,彰显着一份格格不入。

    而在这片废墟的一墙之外,就是川流不息的车流往来。它身处繁华的市内,却又被人无视和遗忘。当然更不会有人想到,在这片高墙围筑的垃圾堆里,居然会有一座带满童话色彩的花园小屋。

    简直就是出现在本格推理小说中那间完美 “密室”。

    秦明和大宝相互对视了一眼。她真的感觉自己正一脚踏在被称之为杀人舞台的中心,正要走进一场拉开幕布的杀人剧。

    “绿藤的法医应该已经在里面做尸表检验,我先去周围转转。”秦明说完,就从大宝和林涛的...

     

    季白秦明方木

  6.  15

     

    【秦方】共情7

    凶手并不是秦明,很显然,方木的这次犯罪心理画像是错误的。

    事实就摆在面前,即便他们曾经似乎离真相已靠得很近很近,但推理和真像这两条轨迹在交汇时,还是出现了偏差,无法重合。

    他内心深处的恶魔正在耳边冷笑,揶揄:你就这样放弃秦明凶手论了吗?你知道他很快就会再次犯案杀人。又一个无辜的生命将死于你的迟疑不决中。一位母亲会为她蒙受厄运的孩子痛哭流泪,他的姐妹同样要用眼泪来装点她们憔悴的面容。而你,则是杀人帮凶之一。

    他忽然从坐着的椅子里站起身,邰伟条件反射地也跟着方木从椅子里站起。

    “邰伟,你相信我吗?”他转向身前的搭档,用眼睛直直盯视着他。

    当然。邰伟甚至可以用自己的生命发誓,他绝对相...

     

    秦方

  7.  6

     

    【秦方】共情6

    人生就像一场竞技游戏,只要挑战失败,就是game over。

    闪烁的屏幕光影落在他无框眼镜的镜片上,男人的嘴角轻轻勾了勾。他的目光落在视频点击率一连串的数字上,像财富排行榜上某位知名富豪的财产数值不知所云。他在心底忍不住嘲讽着这串数字包含着的数以万计碌碌无为的庸人。

    尤泽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。闪烁的视频前飞过一条【杀人犯去死】,这些自以为正义的人亦如蝼蚁。他嘲笑着他们。鄙视他们。他们庸碌而无知。可是作为种族繁衍中的一族,动物的本能就是低能的个体复制和繁衍。他们只是一群被称之为高等动物,并自我陶醉其中的猴子。

    成为这些猴子中的一员,去过千篇一律全无改变的生活,与其成为这样的蠢货,不若将...

     

    方木秦明季白

  8.  45

     

    【拉郎/石蔺】妖怪与道士01

    石太璞把除名字之外的所有事情都忘记了。

    比如在此之前的人生,曾经一同生活过的人。而今脑袋里空空如也,一点也想不起来,一点也不记得。他曾经受过很重的伤。

    在奄奄一息里被蔺晨捡回了这间草庐,得到全力救治和悉心医护。在病塌上躺卧了数月有余,石太璞终于康复如初。只是在此之前的事全都不记得了。

    可唯有名字,却执拗地刻在脑子里,清楚地记在他心上。

    其实只是遗忘了过去,对现下的生活并没有什么影响。若说在意,多少让石太璞有点难以释怀的是,明明都将从前的事忘光了,却独独只记着自己的名字。

    蔺晨开玩笑说,也许被妖怪吃掉了吧。

    是的,这山中住着许许多多妖魔鬼怪。听说上古时,此地为天界中一位德高望重...

     

    诚楼

  9.  4

     

    贴好了。~~(╯﹏╰)

     
  10.  35

     

    【逸真】囚鸟15(完结)

    十五

    嘤嘤呜呜的哭泣声。

    梦里,少年泪流不止。心头,被种种委屈和不甘塞满。可除了哭泣,唯有嘤嘤呜呜地哭泣。

    女人将手放在他小小的脑袋上,笑着对他说:心里若只抓着讨厌的事不放手,不幸会牢牢跟住你。还真,不要哭,不要只想着自己的委屈和难受,要坚强、开心呐……

    【心一旦被痛苦填满,人活得只会越来越痛苦;所以要学会让自己开心,要让日子变得开心起来……】

    这是母亲教给他的咒语。

    【还真!】熊熊燃烧的火海里有一声朝他喊叫的撕心裂肺。羽还真从昏眩中惊醒。

    天空上,星流花粉在清风中徐徐飘过他的脸面,吹拂他鬓角的缕缕发丝。它们飘落在他身上,他后背上的羽翼不由自主展开。

    风中吹来阵阵血腥味。

    他...

     

    逸真

  11.  2

     

    【逸真】囚鸟14

    十四

    就在女人的一声喊杀声里,风刃忽然将手中的剑一带,直朝面前的人刺去。

    风天逸的嘴角勾了勾,迅速后跃。耳畔龙吟清啸,一道寒白如影随形。

    他朝面前的人笑问:“你真的要置我于死地?”

    当年皇兄将风家的江山和幼主托付给他,多少人以为他这实权在握的摄政王会将这江山宝座取而代之。是他错了。他这个侄儿有他皇兄的多情,却没有风家人的担当。他不曾一次地反复告诫过,为王者,当以国家社稷为重,以羽族利益为先。当初他舍不得一个易茯苓,把南羽都都葬送在白庭君的偏执报复里。而今,他依旧不知悔改,去偏袒一个羽族的罪人。

    他的多情让他舍不得易茯苓受伤害,他选择去成全了他爱的女人,可结果是整个南羽都为白庭君的报复...

     
  12.  2

     

    上周,沉迷画画中,似乎对线条爱得越加缠绵,完全不想转移一星半点的爱到水彩上去。这样是不行的呀。不行呀。

     

    临摹练习

  13.  16

     

    【逸真】囚鸟13

    十三

    萤火星星点点升起。深谷中,仿佛已被星光璀璨的银河填满。


    一星火光在羽还真手中被点亮。两个相互扶持的人,用手中的一点火光去照地上的怪鸟。

    那是人形,无疑。

    白泽弯腰,扯掉了鸟面。鸟喙的坚硬是类似金属打造的面具。底下露出的,是一张人脸。死者的眼睛瞪得目眦尽裂,而嘴巴,则被一道狰狞的缝合伤疤黏连在一起。在浅浅一抹烛光的照晃中,瘆人地表达一种死不瞑目。

    羽还真双手合十,朝地上的尸体拜了拜。

    白泽也在想一件事:刚才他们所遇的是不是一个鬼,而非人?他忍住心中极大地不快和憎恶,想着究竟是天底下哪个趣味恶毒的变态造出了如此鲜活的恶鬼?


    她,饥肠辘辘。

    可以...

     

    逸真

  14.  93

     

    【靖蔺】吴山夜话01

    他这个人,素来在大事、小事上不喜吃亏,与人打赌的事,更是半点便宜都不退让。

    晌午时,他打马过市集,在路过的街头一间茶楼里,与几个素不相识的年轻人打了一个赌。

    与人打赌嘛,在他看来,跟喝酒交朋友是一样的。与什么人打了什么样的赌不重要,只要心情好,开心了,再荒诞无稽的事都可以一笑带过。

    寥寥数语交陪,蔺晨决定与这几位新结交的朋友一同进山斩蛇。

    传闻数月前,城隍山中忽然游来一条大蛇,喜吃人。附近以打猎为生的猎户,许多都祭了这条蛇王之腹,实为山中一大害。反而又有些喜装神弄鬼之辈,借大蛇淫威,到乡里妖言惑众,大肆渲染神蛇神通,巧借供奉神蛇修造观宇等名目放肆敛财。

    城隍山中的大蛇是否有灵性...

     

    靖蔺

  15.  12

     

    【逸真】囚鸟12

    十二

    肩头有火辣辣一片似火在烧。一声无力地呻吟之后,他慢慢睁开眼睛。四周光景黑乎乎地,呼吸里充满着焦味。黑暗里他正趴匐在一个人的肩头,身体随他蹒跚而行的脚步摇晃。耳畔盈着一声浅一声重地呼吸。

    羽还真匐在他背上,似乎两人已这般走了很久。他已经记不起娘亲小时候最后一次把自己背在肩头是几岁的事。他收紧了臂弯,把身前的人的肩膀、脖子搂得更紧。

    他的呼吸,他的一切,无数遍、无数遍地铭刻在他心上,仿佛已经再也擦不掉、抹不去,关于他的一切,他的气息、他的味道、他的体温,他都记得。为什么忽然对他这么温柔,这么体贴起来?他想不明白,只是眼睛忽然涩得发涨发疼了。

    那些曾经从他嘴里说出的对被“他”迷了心智的...

     

    逸真

  16.  14

     

    【逸真】囚鸟11

    十一

    火光冲天里,他展翅跃向天空。火焰的热度在空气里,越发灼热地拂过他的手臂、脖子与脸颊时,羽还真想到了扑火的飞蛾。

    四周的火焰燃烧着一切,吞噬一切,若落下去。他的脑海中掠过天空城那场大火。或许他本应该属于那场大火,若和自己的族民一起死去,他转念又想到,如果羽族真的都在天空城那场战祸中灭绝,多年后,九洲大地上是否还会有人记得羽族的存在。而更多年过去后,留在历史上关于羽人的记载,后人又会如何去描述。

    他们的笔下会有一个叫羽还真的羽人少年吗?也许那些被称为史学家的人会这样写:风天逸,羽族最后一任羽皇。也可能有人会去盛赞白庭君,以“人族帝国里唯一一位消灭了羽族的皇帝”刻撰他的墓志铭。属于他们鲜...

     

    逸真

  17.  8

     

    【逸真】囚鸟10

    火光灼热着他的双眸。

    自竹海间投下的零碎光斑洒落在他的眼睑上,“杀杀”,“杀杀”……

    竹海浮沉摇曳里,他微微闭眼复睁开。裴钰单膝跪在他身前,跟在他身后跪着的人亦是诚惶诚恐。

    风刃抬了抬头,脸面迎着朝阳的璀璨,让一袭光华缀满衣袍。一念之间,如梦方醒,九洲大地,天地之间,早就不复存在一个南羽都。他斜睨了一眼他的一干臣民,嘴角轻轻一扬,冷冷道:“不是很有趣吗,就把这些没用的失败品放到人族里去。”

    让这群嗜杀的怪兽去猎捕跟前的猎物,将之生吞、啃噬、入腹,不正是一副活生生的地狱图。

    一丝残忍悬在他的嘴角,深蓝的眼眸底浮起一片暴戾。风刃的耳旁,似乎又听见炼狱中垂死挣扎,天地鬼哭的哀嚎。火灼...

     

    逸真

  18.  24

     

    【秦方】共情5

    灰调,游移在光明与黑暗之间的灰色地带。无限接近黑暗,又临界在黑暗之外,同样地,游移在光明的边沿,亦被光明排斥和区别。

    房间里,光照微明,偏暗。隐晦地灰调充满他和他的四周。

    方木和秦明相隔一张桌子的间距,面对面坐在那里。

    白色衬衫,灰色马甲,深条纹西装。他的一头短发,整洁而齐整地顺着头皮梳在脑后。一丝不苟地冷静。

    白色衬衫,黑色风衣。自然色的一头短发,干净、清爽。简洁的黑白里混杂着一丝青涩。

    他让方木臆想中的恶魔在面前这片隐晦不明里变得鲜明。似乎恶魔已经勾起嘴角的冷笑在开始狩猎。

    他让秦明想起躺在解剖台上的尸体。面前的“少年”引起他的兴趣,如果他是凶手本人,他必然被面前的“猎物...

     

    方木秦明秦方

  19.  11

     

    【秦方】共情4

    PTSD,创伤后应激障碍。

    也是常挂在他嘴边的心理罪。它是孕育人心中黑暗的源泉,是恶魔的隐藏之所。方木双手撑着桌面,将身体前倾着贴近面前那扇单向透视玻璃。

    审讯室里的男人,依旧保持着不变地姿势,静坐着。他让他想到“对峙”。是的,一场试探与反试探的较量在他与他之间,无可避免。甚至可以达到针锋相对。

    面前的男人和他以往所见过的那些迷失者一样。狡猾、诡诈、深沉。可一旦他们开始表演,他们所有的深藏不露便会层层剥落,如同炫耀,他们会越发狂妄地表达一种自我特色,在属于他们的作品上签上越来越多的签名,变成他们各自的标签。肆无忌惮地在世人面前展示着他们的存在感。

    而他心里同样清楚,一旦人被心中的...

     

    方木秦明

  20.  12

     

    【秦方】共情3

    “凶手性别,男,年龄在32至36岁之间,从犯罪手法看,应该从事与解剖相关的工作,可能是个外科医生,也可能是个动物标本制作师。因为他在处理尸体的手法上表现出一种病态的极致完美感,表明他对被杀的人有一种过度的狂爱。从被害者死亡人数看,不属于情杀范围。他们可能曾经在路上碰到过,也可能根本就不认识。但凶手选择了他们,代表他们符合他某种审美和偏好。而展现‘他们’的手法太过精致,也代表凶手在展现“他们”同时,必须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在一些不必要的细节上。“他们”是他的作品。呕心沥血的杰作……”

    会议室里漂浮着方木的声音,有一种水池正在渐渐被装满的漂浮感。邰伟的脑子里,昏沉沉的困意也在慢慢被填满...

     

    秦明方木

  21.  10

     

    【逸真】囚鸟09

    那时,她一个人爬上高高的山崖。她想要阿玲戴在手上的那串铃铛。“叮铃叮铃”,阿玲迈一步,跳一步,铃铛就会“叮铃叮铃”响。

    “把你的铃铛送给我吧。我,可以拿其它东西给你换。你要什么都可以。”她说谎了。她太想太想要阿玲的铃铛了,可是她并没有其它可以用来和阿玲交换铃铛的东西。钱、闪闪发亮的链子,漂亮的衣服,可以和阿玲交换铃铛的东西她一样也没有。可是她还是渴望得到阿玲的铃铛。

    阿玲就要被村民献给山神了。其他孩子都说,献给了山神的孩子就再也回不来了。阿玲很快就会消失不见了。被山神吃掉的她也不再需要铃铛。

    阿玲很生气地瞪着她。她想:谁让你是没人要的孩子。没人要的孩子就会被村民丢弃到山里,献给山神...

     

    逸真

  22.  14

     

    【秦方】共情2

    男人站在解剖台前,天花板顶部的白炽灯光柔和而明亮地落在他身上。

    房间里,福尔马林特有的气味挥发在他鼻翼间,他深吸了一口,胸腔里似乎掺满了消毒水和尸体腐臭的发酵。

    他的手指从蓝色橡胶手套底拂过案台上放置着的一件件刀具,脑海中掠过了一瞬而至的灵感,让他捡起其中的一柄手术刀。金属独特的坚硬和冰冷为他的内心带来一份神秘的力量,它让他心里生出平静无比。

    现在,他在他的呼吸里,在灯光流逝的分秒里,强烈感觉到想要切割物体的蠢蠢欲动。他的声调略微扬起,虽然他已足够去克制,可喜悦依旧从身体里盈满、渗出他的皮肤和毛细孔。那是轻微地,肾上腺在加速分泌的气味。

    他朝一旁的助手宣布:“我们开始吧。”

    秦...

     

    秦明方木

  23.  19

     

    【逸真】囚鸟08

    这里曾经开满了一片的彼岸花海。

    “这里是哪里?”小茯苓问。

    夜,墨色一片,高挂在云端的月亮,把她们身旁的树照出很深的剪影。望眼所及,一片混沌的黑。

    小竹没有答她。她已经沉浸在她的回忆中。

    彼时,彼岸花开成一片海,山中入了夜,墨色里绽放着鲜红。红色如新娘的嫁衣,就如小竹最喜欢的那件阿娘藏在衣柜中的红嫁衣。可村民都不喜这满谷的红花,视之为不详之地。

    爹爹也不喜那些凡夫俗子。他离群索居,带着阿娘、小弟和她居于此。

    爹爹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隐士,但他胡子不白,眉毛也不白。爹爹是阿竹见过的最好看的爹爹。比所有到访家中的叔叔、伯伯们都好看。

    爹爹喜欢青竹,所以在草庐外种了一整片的竹林。山风...

     

    逸真

  24.  18

     

    【逸真】囚鸟07

    他坐在一棵光秃秃的树上,心里装满了愧疚。他觉得自己不应该丢下白泽,独自逃走。白泽与“他”几何长得一模一样,若是当着那个人的面,他做了这样的事,风天逸一定会把他打死的。

    “他”总是凶狠,又阴晴不定,还充满暴戾。

    羽还真实在不懂自己为什么要去怕“他”。

    第一,他不爱“他”,自然是不会如姐姐或是易姐姐那样发了神经地要为他死;第二,他有翅膀,他完全可以从风天逸身边溜之大吉,现在想起来,他又不是天生的被虐狂,当初他怎么就忍受得了呆在“他”身边,被这个混蛋百般折磨。

    想来想去,可能他的性子一贯如此,从小他就习惯了逆来顺受。若他的性格是如风天逸一般的,那他定要做个妄为的莽夫,冲到他的皇宫去,把...

     

    逸真

  25.  44

     

    【诚楼】罗曼蒂克的不完全演奏Ⅰ

    四 夜奔

    阿香在院子里晾衣服。敞着的窗户里,可以看见桂姨又在一副狗仗人势训新来的女佣人。阿云在她耳边唠叨:这桂姨一天到晚就晓得说这个爱偷懒,那个做事不勤快,大抵家里所有下人都是让她嫌的,唯独不敢对阿诚说三道四,那是因为阿诚是大少爷的人,她不敢得罪。可她自个又算个老几呢?在这家里端着个管事的架子,可说到底和咱们都一样,都是这家里的一个下人……

    阿香知道桂姨晓得底下的人在背后说她的坏话,她不愿意多惹麻烦,可也不情愿为了不惹事就被其他下人当成是桂姨听话的小狗。

    她从阿云身旁转开身。抬眼就在挂满的衣裳,床单和被子底,看到明公馆大门外挤了许多人,正纳闷外头在闹什么, 枪声“腾、...

     

    诚楼

  26.  57

     

    【诚楼】罗曼蒂克的不完全演奏Ⅰ

    三 一曲探戈

    一个男人倒在地上,蜷缩着身体,正一阵阵呻吟、喘息着。

    壁灯前,他的背影被照得笔挺。

    钟摆在“哒、哒”走着。

    脚步声“踏、踏”回旋。

    明楼推开了面前的房门。黑暗里,有一股沉淀凝固的血腥味,很轻;如蒸馏泡煮的蓝山咖啡,又变得渐沉渐深。

    黑暗在他的眼底,落下深浅不一的影子。他摘下手套,跨进房里。


    沙发上,他一瞬不瞬注视着身前的黑暗。黑暗里,明楼的手,从他脸颊旁拂过,抬起了他的下巴。这一双黑白分明的眼,便如闪电,如猎鹰,锁住了眼前的人。

    阿诚的嘴角在浅浅笑着。这几天,他脑子里一直盘踞着一些疯狂而可笑的念头。他真的差点错以为是大哥,或者大姐派人杀了...

     

    诚楼

  27.  16

     

    【逸真】囚鸟06

    刀子,从一旁滑过,架在了白泽的脖子上。它让受制的人和羽还真都大吃了一惊。

    握刀的人从他们身后走上来。

    羽还真的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:会被杀死吗?

    死在这里?

    谁要死在这里!他转身,在劫持者和被要挟的白泽面前,张开双翼,飞向天空。在目瞪口呆的两个人眼前,羽还真张开双翼逃走了。

    逃走。大路一拳头砸在手底这个男人的肚子上,白泽几乎被这一拳头打趴在地上。

    “看起来,你的同伙丢下你,自己逃走了呢。”

    “同伙?”白泽抬起头,用满是讥讽的冷眼看着面前的捕快。“谁和那家伙是同伙?我可是被他挟持的无辜路人。又不是山贼,谁会没事在山贼出没的地方转悠。我是被挟持的受害者。”

    简直是在把人当傻瓜...

     

    逸真

  28.  58

     

    【诚楼】罗曼蒂克的不完全演奏Ⅰ

    二     一场杀生

    黑色轿车从停靠的街角驶过。在一声扑翅声里,栖在路灯前的乌鸦径自冲向高楼顶端的天空。

    黑色的羽毛自天际向着它身后的大地飘落。在一扇垂着半遮半掩的蕾丝窗帘的窗户后,有一双睁大的眼在静静望着。

    曲姌大睁的眼睛,混沌、无光地望着前方,前方屋子里摆设的家具,家具前晃动的人影。

    屋子里挤满了身穿黑色制服的法警,他们在例行公事地检查凶案现场。

    女人已经冰冷的尸体倒在床上。她身上的睡衣,身下雪白的床单和被褥都被一片血色染透成深邃。她变成了一朵绽放的姹紫嫣红的花,躺在散满血腥味的房间里,静静映在众人的眼底。

    闪光在一声“砰”响里...

     

    诚楼

  29.  81

     

    【诚楼】罗曼蒂克的不完全演奏Ⅰ

    【AU】、短篇、上海滩黑帮大佬明楼


    一    一个女人

    开门声落在空荡荡里。

    紧随一个关门。

    又一阵“踏、踏”回旋。


    面前的房门被打开。在熏暖的满室芬香里擅自掠进屋外一丝清冷。

    男人走进了屋子,将颈子上解下的长围巾挂在靠墙立着的衣架上。墙上是大朵绽放的芍药花变形的图案。一朵、一朵、一朵……秩序井然地占满墙壁。

    他的目光随远去的花飘向屋子那头。女人从西洋风的软床上起身。

    蚕丝质地的面料像一双宽大的手掌在爱抚她娇小可人的身体,抑或面料的柔软令人心痒地想要去贴近、亲近。

    修长、雪白的腿从这层柔软中伸出,朝他迈了一步。她就停...

     

    诚楼

  30.  19

     

    【逸真】囚鸟05

    油灯芯在盛油的碟子里被漏进屋子的风吹拂着一晃一晃。

    女人酥软的身子,正沾满汗津,倦懒地蜷缩在地上铺展着虎皮上。

    土墙缝里透着隔壁杯盏交错的声响。孤寂的烛光轻吻着她的脸颊,轻轻在她瞌闭的眼底描摹了细长。睫毛影细长地随她一声匀长的呼吸而颤动。

    她一直都在做一个相同的梦。

    红头盖,随轿夫步伐摇摆的红轿,爆竹声合着铜锣唢呐响。

    她梦见自己变成了他的新娘,正搭着花轿要去嫁他。

    他一身红袍,跨着一匹高头大马,就走在她的花轿外。昏天暗地到处在响彻着“幸福”。她是一个幸福的新娘。幸福的女人。还有幸福的妻子。

    马上。

    鸟飞掠过了天空。

    啊!

    睡梦里女人的身体打了个颤。

    他喊着“鸟”的...

     

    逸真

1/5